当前位置:主页 > 贷款常识 >

投资大师告诉你:所有的选股,不过是一场徒劳

18-09-23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59

相比防御型投资者通过分散化的选择降低证券组合的风险,积极型投资者则需要分析个股选择的可行性从而带来高于整体平均水平的收益,显然这难度是更加巨大的。

  从美国60年代的市场看,如果想要使得投资组合获得一般的结果,例如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业绩,似乎并不是特别难,所需要的不过是建立一个证券组合使得其标的覆盖道琼斯指数的30种优质股票,那么在这个基础上,看起来只要利用一定的技巧和方法,稍作一点改善,就能获得优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结果了。

  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不过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在那个时代,投资公司和基金公司多年的业务记录表明了想达到优于平均水平是多么的困难,这些基金中的大多数都拥有庞大的规模,在该领域拥有最佳的金融和证券分析服务,同时还拥有其它应有的研究部门作为辅助,在这样的基础上,相当长的年份中普通股基金也都没有像指数或者整个市场那样获得很好的回报。

  下面是1960-1968年期间的一项统计:

  对纽约股票交易所每种股票进行等额投资的业绩,整体上要好于同一风险级别的共同基金的业绩,对于低风险和中风险的组合而言,这种差别更大,每年分别达到了3.7%和2.5%,对高风险组合而言,差别相对较小,每年0.2%。

  这些数据并没有否认投资基金作为金融机构所起到的作用,大多数的公众投资者在自己所选择的普通股投资,也都没有基金投资的业绩好,从客观角度表明,想超过一般水平的投资收益是非常困难的。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格雷厄姆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股市的价格包含了公司过去和当期业绩的所有事实,也包含了对于未来的合理预期,在这个前提下,如果未来市场发生变化,就是由无法准确预见的新进展和可能性所导致的,这使得股价变动是完全偶然和随机的,那么分析师无论多么深入,他的工作都将是无效的。就像美国的桥牌锦标赛上的桥牌大师,分析师力求挑出最好的股票,大师力求为每一手牌获得最高分数,但是这两类都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成功,所有的桥牌大师都具有大致相同的水平,想获胜很大概率是取决于各种“机会”,而不是高超的技巧。分析师会在职业联合会中分享自己的想法和发现,也就像是桥牌锦标赛里大家相互观察各自的姿态,并且为打出的手牌进行辩论。

  第二种可能是很多证券分析师的能力使得他们在选择股票时存在着缺陷。他们会想购买增长前景最好的股票,无论股价多高,同时避开前景不太好的股票,无论这些股票股价多低,但是如果要使得这个方式有效,是建立在优秀的企业会无限期高速增长下去的前提下的,并且前景不好的公司终将走向灭亡。但事实往往是极少数公司能保持增长,大多数企业的历史地位都是在上升和下降中交替的。

  所以格雷厄姆的观点表明,积极型的投资者所从事的是一项无比艰难而且不切实际的工作,无论多么聪明,知识多么渊博的业余投资者都不太可能在证券选择方面做的比本国分析师更好,而股市上有一部分股票受到了歧视,甚至是忽视,那么聪明的投资者就可以从价值低估中获利。

  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遵循与华尔街通行办法不一样的特殊做法,因为那些已经被人们所接受的方法,似乎不能带来每个人都想要的结果,如果聪明的人都在股市中从事职业投资,但是还存在着既稳妥又比较不受欢迎的方法,那么这将是十分奇怪的事,不过想在市场中获得超额利润也都是以这种不可能为基础的。

  ——选自好书共读《聪明的投资者》

 
曾经有人问,巴菲特一生做过的最好的投资是什么?有人说是买了可口可乐,有人觉得是他长期持有了富国银行,不过尽管这些投资回报率都及其惊人,但是他自己却说,他这辈子做过最好的投资不是某只股票或债券或房地产,而是在60多年前花了十几美金买了一本本杰明-格雷厄姆所著的《聪明的投资者》,这本书带领他走进投资的世界,也使得他认识了那个时代最优秀的投资大师格雷厄姆,并成为了他的学生,使他找到了他一生的投资指引,从他在投资中赚取的近千亿财富身价而言,这本书的回报率达到了数十亿倍,是无论投资什么公司都不可能做到的。
投资大师告诉你:所有的选股,不过是一场徒劳
    现今世人皆知价值投资,每年成千上万的人去奥马哈朝圣,花数百万美元吃上一顿午饭,而大家心目中的投资教父巴菲特推崇的投资圣经到底是什么样的?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进门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